【一步一腳印】準備當個盲人 勇敢克服迎接新生活

隨機文章內容:知道深坑老街到了,那下一站就到了,就到了我辦公室那一站。」呂學勝在深坑鄉公所上班,負責採購業務,6年前他準備考公務人員,發現眼睛產生病變,視力嚴重退化,無法醫治,但他沒……..原文連結按這裡


TVBS
更新日期:2009/11/29 22:05
張婯嬅

抬頭挺胸邁開大步向前走,呂學勝趕著去捷運站,與旁邊的行人看不出有什麼不同,過馬路也和他們一樣停紅燈。

記者:「學勝你看得到紅燈嗎?」低視能患者呂學勝:「看不到。」記者:「你怎麼知道紅燈要停下來?」呂學勝:「我會聽的,用聽的,因為定向訓練,就是教我們如何用聽的來辨識方向,辨識聲音。」記者:「因為車潮嗎?」呂學勝:「如果是這邊紅燈,那邊就可以過嗎?就有車潮,那(這邊)已經開始過了,就變綠燈了,靠用聽的。」

呂學勝現在的視力只剩下0.1,而且只有雙眼左下角還看得到,看得到微弱的光影,但他每天獨自一人搭捷運轉公車,從台北市到台北縣深坑上班,一路上吃盡苦頭,他看不見眼前停下來的公車是幾號,請問別人,卻被誤以為故意搭訕,沒人理他,因為從外表根本看不出來,他眼睛看不見,好不容易上了公車,下車又是另一個挑戰,公車不像捷運每到一站都會廣播,沒辦法用耳朵聽,他用心去感受。

呂學勝:「到深坑老街之前,它會有一個彎道,我感覺這個彎道,甚至多少度,我自己都去把它感覺出來,這個彎道到了,我就知道深坑老街到了,那下一站就到了,就到了我辦公室那一站。」

呂學勝在深坑鄉公所上班,負責採購業務,6年前他準備考公務人員,發現眼睛產生病變,視力嚴重退化,無法醫治,但他沒有自暴自棄。

呂學勝:「補習班分給我這本資料,就要還要再自己去影印店,請他幫我放大為A3,要放大到A3哦,A4要變A3,放大一倍。」

進了公家機關他更用功,因為以前完全沒接觸過採購,有關法規的書籍厚厚一大本,每條法令他都得研究透徹。呂學勝:「用這支放大鏡看,用這樣看。」

一開始放大3、4倍就看得清楚,但是用眼過度,視力加速惡化,放大鏡已經發揮不了作用,改用擴視機,把字放大40倍才看得見,但不知道是不是命運在跟他開玩笑,僅有的希望也被連根拔起。

呂學勝:「做採購做了1年多,到今年就感覺到,奇怪,我電腦瑩幕上的字,為什麼沒辦法看了,看不出來,沒辦法辨別那是什麼字,很惶恐,很惶恐的情況之下想說,這下子怎麼辦?那我就沒辦法工作了,那我就沒辦法工作了,要怎麼辦?」

恐慌沒有盤據心中太久,呂學勝清楚明白他需要一份收入,父母年紀也大了,樂觀的他收起悲傷、反向思考,雖然看不見,但他沒有一無所有,工作還在。呂學勝:「還有出路啊!最怕是說,在你惶恐之下,完全都沒有任何出路的時候,那就是真的很絕望,那像這樣子,還有出路,代表天無絕人之路,我們自己也要很勇敢的去面對它、接受它就好了,該上的課趕快去上。」

呂學勝開始學習盲用電腦,第一步,要把鍵盤全背起來,標準鍵是104鍵。呂學勝:「這麼多我要怎麼背啊!而且以前也沒背過,以前都是一指神功啊,眼睛還可以看的時候,知道位置在那裡啊,甚至以前都用手寫輸入。」

聽起來很困難,但工作不等人,呂學勝只用2天的時間,就把鍵盤所有符號和功能背出來。呂學勝:「我要睡覺了都還要背,一QAZ、二WSX,都還會這樣背,都還會這樣背。」

輸入法語音:「本,本案,本案第一次,本案第一次招標。」

電腦有了語音功能,打字就不再是問題,不但逐字逐句唸出來,相似字也會一一解釋,讓使用者挑選。輸入法語音:「本案第一次招標,因工程施工圖錯置,致停止招標,一:至少的至,二:治療的治,三:置放的置,四:導致的致,停止招標,本案第一次招標,因工程施工圖錯置,致停止招標。」

但也不是每一次都這麼順利,明眼人打電腦,有時也會找不到正確的字,何況只靠耳朵聽,這個時候就得拜託同事幫忙。呂學勝:「你幫我看一下字好不好,那個泉啦,祥泉的泉,那一個祥泉的泉,怎麼都找不到。」呂學勝同事:「3,這個哦!」呂學勝:「好,謝謝,這樣就可以,祥,對吧!」呂學勝同事:「祥雲的祥,吉祥的祥嗎?」呂學勝:「對,謝謝。」

呂學勝:「請人家幫我選字,我就會覺得很挫折,那麼簡單的一件事,而且我以前的國語能力很強,我還可以做詩吟對耶。」

對照當年勇,的確很受挫,不過呂學勝說,他沒有時間怨天尤人,面對現實是最好的辦法。呂學勝:「多挫折幾次,就平靜了,就不會去理它了,就已經接受它了。」

呂學勝:「阿汝,你幫我看一下,這個是那一家祥泉啊!它的地址是縣民大道幾號,三段XXX。」

麻煩同事非不得已,同事們的包容,呂學勝感激在心裡,其實他的精神,也在辦公室起了鼓舞作用。呂學勝同事:「他很有耐心,我就是把我知道的跟他講這樣子啊!」 呂學勝同事:「書面上支援他而已,但是如果執行的話,還是都在跟他學習當中,他對法規很有鑽研,採購法規很有鑽研,而且他自己私底下也會默默的耕耘。」記者:「所謂默默的耕耘是?」呂學勝同事:「自己會去研究一些法規法條。」

眼睛幾乎看不見,又怎麼閱讀文件做報告?呂學勝找到了方法,就靠這台自動閱讀機。呂學勝:「比如說我要看這一頁的話,就把它放在這邊,放在裡面掃描按下去,它就掃描到電腦去,電腦就可以唸給我聽,因為電腦有安裝語音軟體。」

但覺得這樣還不夠,他要去學盲人專用的點字,因為這台閱讀機常讀錯字,點字的正確率比較高,除了想學點字,呂學勝已經申請了導盲犬,也經過白手杖的定向訓練。呂學勝:「我就知道說,未來我的視力會一直減低,變得越來越差,那其實我現在也已經準備好了,就是說準備什麼,準備好當一個全盲的人。」

他還沒有盲,卻勇於接受即將變成全盲,沒畏縮、沒有失志,反而做足了準備,能抱持這樣積極正面態度的,現今社會恐怕沒幾人,不過他笑著說這沒什麼,這股堅強的力量,來自多年前投身社區營造,他一心想幫這塊土地的人們做些事,因緣際會,當時真心的付出,如今轉化成另一種能量,拉自己一把。

呂學勝:「不管遇到問題、什麼困擾,覺得是對的、好的,你就堅持下去做就對了,社區營造很多都是這種精神,激發出來的,他們認為是對的、好的,只要社區居民幾個有共識,就開始做,傻傻的就這樣做,其實我從那時候,就學習到這種傻瓜的精神,傻瓜的精神,是不會去想太多的,他只要認為對 認為好就去做了。」

面對自己看不到的事實,接受各種盲人輔具,讓工作得以維持,但有一項步驟,輔具也協助不了,經手的文件需要在最後一行蓋章,以示負責。

記者:「你看得到那一行?」呂學勝:「我只是看到字在那邊,看不清楚什麼字,只是大概了解相關位置。」

眼睛幾乎貼在紙張上面,顧不得正在殘害視力,他按照規定完成每道程序,每做一件事,呂學勝都全心投入不計後果,到寺廟禮佛,他自己點香,臉就這麼一直往火源靠近,儘管熱得汗珠一顆顆冒了出來,香還沒點著,眼睛得再往火光的地方靠近一點,呂學勝不向命運低頭,樂觀迎接生命的挑戰,令人動容,愛盲基金會把他的故事拍成紀錄片。

記者:「你看得到桌上的菜嗎?」呂學勝:「看不見,隨便胡亂夾一下。」記者:「知道吃到的是什麼菜嗎?」呂學勝:「不知道。」

低視能專家葉守倩:「會動的這個東西,出來的時候就告訴我,有了,有了是不是。」

葉守倩:「勝哥的情形就是,他有視野缺損的情形,等於說以這張照片來講的話,他雙眼可以看到的角度範圍,就只有左下角,這個部份是可以看到的,可是看到的影像是模糊不清的,然後是灰灰的、暗暗的。」

這就是呂學勝眼睛看到的世界,影像模糊,視野也只有一小角,像他這樣沒全盲,還有剩餘視力,稱為低視能患者,全台灣已經超過100萬人,隱性患者居多,就因為還看得見,忽略眼睛病變的嚴重性,最後導致失明。

葉守倩:「在這個中心有個暗點,那這個常見在黃斑部病人的身上,他們看出去的樣子,那這個的話,是常會出現在青光眼,只能看到隧道型的視野,那這個就是我們常見的糖尿病的病人,大概糖尿病患10年以上,可能眼睛視都會出現一些病變,看出來就會變成這樣的情形,這個是左半邊偏盲,可能出現在中風病人身上。」

愛盲基金會在今年,成立了低視能中心,提供心靈諮商以及各種輔具,協助患者重建生活。葉守倩:「這個是水位的辨識器,平常倒水的時候,就把它勾在杯緣,碰到長的時候就嗶嗶嗶,那如果碰到短的時候,就嗶嗶嗶嗶嗶,告訴你水快滿了,不要再加了。」呂學勝「它會講話?」葉守倩:「不會,那是我自己補充的,我模擬它講話。」

呂學勝:「這個筷子會講話嗎?告訴我說,我夾到什麼菜,夾到青菜就說青菜,夾到豬肉就講豬肉,不然我們不曉得在吃什麼,真的不曉得在吃什麼。」

視力一點一滴消失,即將失明,卻還能輕鬆的開玩笑,呂學勝的豁達,連低視能中心的專家,都為之感動。葉守倩:「很多低視能朋友在醫生宣判了,你的眼睛可能會看不到,很多人會因為這樣子待在家裡面,自己要怎麼去看待現在的自己,視力退化後的自己,要怎麼要去調整這個心態,再去學習新的東西,我覺得這個地方,是勝哥最令我佩服的地方。」

調適的過程,想必困難又艱辛,呂學勝說,他最難調適的就屬這件事。呂學勝:「走路走到一半去撞到樹,或撞到柱子的時候,我那時候就很生氣,對不對,小梅是不是這樣子,對。」

記者:「你是氣樹還是氣自己?」呂學勝:「氣自己或者氣樹也會,為什麼那邊會擺一顆樹在那邊 ,這邊為什麼會有個立牌,就很痛,我那時候就會罵他,你為什麼把我帶來這邊撞樹,還好我現在已經學會,不會發脾氣了,我也不需要對這些沒生命的東西發脾氣,其實就這樣走過來了啦。」

接受看不到的困境,想辦法克服,超越障礙自然放寬心,呂學勝努力讓自己活得自在,他輕鬆笑談糗事,也一起帶領旁人笑看人生,想法樂觀,戰勝心中陰影,硬是把阻力轉換成助力。

呂學勝:「剛開始,我在學定向訓練的時候,拿白手杖障礙,到處都是障礙,那最後也只能學到後來,把那些障礙轉化變成一個線索,你到了這個障礙的時候,你就知道,你到了什麼地方。」

個性堅強,也讓他更能承受孤寂,以及面對黑暗的勇氣。葉守倩:「很勇敢、有勇敢啦,他沒有讓這些妹妹、大姐,都不知道。」

呂學勝平常不愛跟家人說話,姊妹也習慣他獨來獨往,沒人發現異狀,直到在狹窄的公寓樓梯間擦身而過,竟然連招呼都不打,家人才知道他不是視而不見,而是真的看不見,當時呂學勝也剛好開始學習拿白手杖,母親心疼兒子,很難接受。」

呂學勝母親:「看他拿這支回來,很難過,整夜都沒睡,我是不想說出來而已,整夜哦,我跟他們講,可憐哦,拿那支真的很可憐,看到那支很難過。」

呂學勝:「其實我也知道,我自己常常拿出來的話,我媽媽看了也會難過,所以被你說中了,其實是有一點不想讓她看到。」

學會白手杖的用法,呂學勝就將它束之高閣,靠眼角接受到的光影勉強走路,不過冬天到了,太陽早早下山,光沒了、路也行不通了。呂學勝:「現在天黑的比較早,也是需要用到,差不多白手杖要重出江湖了。」呂學勝母親:「要拿才對啦,你如果需要使用就要拿。」

從看到白手杖那刻起,母親從傷心怨天,最後能心平氣和,甚至勸兒子使用白手杖,母子倆一樣樂觀。

呂學勝母親:「我也是在討論說,叫他這支拿著比較妥當,要不然走路你撞到別人,人家會不高興,對方不知道你眼睛看不見,對不對,那支拿出來,他就是看不見,人家就會讓他過,這樣對不對,對啦!」

拿白手杖等於宣告自己失明了,但呂學勝沒有花時間去悲傷,反倒慶幸自己在完全失明前,就學會使用白手杖,完成定向訓練,因為現在眼睛還看得到一些光影,操作起白手杖可以更靈活。

呂學勝:「你要一轉,再轉,再轉,你如果在一轉、再轉,在轉之間得到你想要的這個,就很重要,當你一轉 這個念頭就改變了,原本是挫折的,你會覺得很好的,你會覺得,怎麼結果突然變那麼好,你要學習轉念,你不能老是把念頭停留在當下,你停留在當下,你永遠那個念頭轉不出來的,你就會消沈下去,甚至於走不出來,甚至於去輕生。」

凡事往好處想,這是呂學勝從心靈諮商獲得的體悟,他也藉由學習佛法調整心態。呂學勝:「我現在是在修行,修我自己的不行,我的不行要靠修,來變成行的。」

人生病往往情緒會變糟,呂學勝說他現在的脾氣,反而比眼睛看得到時更好,和家人的感情也更融洽。

呂學勝:「你的眼睛的視窗被關起來了,你會再想辦法去用聽的,用心去感受,所以我說,它是等於幫我們開了另外一扇心門,打開了,我們心門打開以後,你才能夠去接受,之前你不能接受的,通通把它接受進來了,這個心門打開以後,你的路才更寬廣。」

失明看似無法修補的人生缺陷,呂學勝勇敢面對克服它,缺陷已不是問題,他許自己一個全新的人生,為新生活積極準備。


已用關鍵字:採購,
共出現:4次


免費優惠折價好康
最新銷費動態新聞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