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報特約—-金融透視/資產價格狂漲的幕後推手

隨機文章內容:定者不應干預資產價格,應該讓“市場的回歸市場”,以政府實現真正意義上的“無為而治”,減少對市場正常運作的影響。上述觀點是針對基於市場交易者自身認知能力不足所造成的“非……..原文連結按這裡


中央日報
更新日期:2009/11/23 15:45

隨著經濟衰退、通貨緊縮的風險漸行漸遠,通貨膨脹的陰雲則又逐漸浮上各國經濟決策者的心頭。而“春江水暖鴨先知”,國際金融市場對於通脹預期的反應,顯然要比各國央行早得多。伴隨著美元指數擊穿了75點的心理線,國際大宗商品市場的價格指數全線飆升,金價衝破每盎司1100美元的關口。相應的,各國股市指數也紛紛在年度最高點附近徘徊。新興市場如中國的房地產價格,甚至有創出新高的苗頭。

 這一輪金融市場價格的上漲,可以被解讀為實體經濟復蘇的部分並不大,更多當歸于去年金融危機之時各國紛紛聯手干預採用的刺激經濟方案。準確地說,市場主體的通貨膨脹預期,是最近資產價格上漲的主要幕後推手。這種通脹預期的形成,給世界各國經濟復蘇之路增加了更多不確定性,也給各國貨幣政策的制定者帶來了更大的挑戰。美國最新公佈的超過10%的失業率則更是給市場敲響了警鐘:“滯脹”離我們並不遙遠。正因為如此,政策的制定者則更應對資產價格所反映出的通脹預期加以重視,未雨綢繆,早作安排。

 之前我在本欄中論述過,貨幣政策制定者不應干預資產價格,應該讓“市場的回歸市場”,以政府實現真正意義上的“無為而治”,減少對市場正常運作的影響。上述觀點是針對基於市場交易者自身認知能力不足所造成的“非理性繁榮”而言。但是由於政府行為所造成的資產價格泡沫,則只能依據“誰製造,誰負責”的原則,由政府負責清除。因為政府政策所產生的泡沫,不是市場自身所能夠消除的。原美聯儲董事米什金日前在英國《金融時報》上撰文說,政府應該對充裕流動性造成的資產泡沫加以干預,否則必將危及整個金融體系的安全。日本長達將近20年的市場衰退,足以讓我們警惕失控的資產泡沫破裂的後果。

 在大陸,央行要對資產價格中反映的通脹預期加以管理,才能夠推動國民經濟的穩步向前。對央行而言,房地產市場就是一個巨大挑戰。中國自身經濟發展的特徵,造成了房地產市場的特殊性。除政府直接投資以外,房地產行業是對大陸國民經濟固定投資拉動最大的行業,為大量農村人口創造了就業機會,更是地方政府“土地財政”不可或缺的合作者。上述特殊性可以很好地解釋,何以中國房地產行業不僅在席捲全球的金融危機中“巋然不動安如山”,而且隨著危機的稍見和緩,還在迎來一波更為恢弘的上漲。

 但是當下,大陸政府和央行有必要對這個行業從根本上加以管制,遏制房地資產泡沫的進一步形成。否則,進一步膨脹的房地產泡沫,只會加劇大陸金融體系的系統風險,絕不能讓一個行業綁架了大陸以銀行為主的金融體系。一旦市場參與者形成了一個房價只能單方向變動的預期,就會對金融系統風險的累積產生放大器的作用,由此使價格泡沫進一步膨脹。又由於房地產消費占大陸居民收入比例大大超出歐美各國,加上大陸高達80%的房屋自住比率,則房地產市場的價格泡沫會對通貨膨脹預期形成大推力。至此,一個正回饋機制將在房地產價格和居民通脹預期之間正式形成,其直接後果將是為大陸的經濟發展埋下了個巨大的定時炸彈。

 趨勢明擺著,預計最早今年年底,最遲明年一季度末,大陸的CPI環比將由負轉正,留給政策干預的時間視窗已越來也窄了。央行應果斷採取措施,打破上述的正回饋機制。要釋放出明確的政策信號:政府關心當前房地場市場的泡沫情況,有決心更有能力調控這個市場。除了傳統的貨幣政策工具以外,去年給予房地產行業的優惠政策應儘快終止。在收緊銀行信貸的同時,利用稅收等手段,嚴控房地產投機行為。當然,上述措施均為短期內的應急之手段。這是一個系統工程,需要政府各個部門的通力協作,要把其上升到宏觀經濟穩定的戰略層面來認識。

 當然,從長久來看,“堵”不如“疏”,這還需要通過深化大陸金融體制的改革,完善金融體系,提供更多的金融產品來分流集聚在房地產行業的投機性資本,使房地產市場最終回歸正常發展的軌跡。

                       (大陸國研網,作者:英國約克大學金融學博士 李翔)

【中央網路報】


已用關鍵字:消費,回饋,優惠,
共出現:4次


免費優惠折價好康
最新銷費動態新聞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