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一腳印】神明的時尚大師 老工藝也能有新創意

隨機文章內容:爸他們在做的時候,情況很好,是被我們做的時候,情況才不好,因為你要去變化一些東西,你就會去遇到一些衝突,那以前就是都賣給中盤店面,你那時候情況很好啊,一箱一箱貨在出啊……..原文連結按這裡


TVBS
更新日期:2009/11/15 22:19
吳安琪

周讓廷這天有個到府量身製衣的業務,不過他服務的對象,不是人,是「神」。神明衣第三代周讓廷:「先用紅線量一遍,再用尺,領圍,7吋。」

周讓廷解釋,不能拿尺直接,在神像身上比畫,不然會把神打走,這是前輩教的;不過這樣子為神明量身做衣服,可沒有前輩做過。

神明衣第三代周讓廷:「剛才就問大哥說,他(長度)要到哪個地方,比如說我要到這個地方,有人要到最下面這邊,這要看,因為我們出來,是量身訂做,所以就要看,客人說他要到哪裡,我們給他做到哪裡。」

尺寸之外,袍子上的花樣,不要以為神像不說話,祂們也有意見。顧客:「祂本來要做的時候,有考慮要用荷花那一類,後來神明有再指示,要去做一件比較…,這是去他們那邊,好像比較新一點、流行一點。」

這一回觀音想換新款式-柳枝衣,現在穿的這件荷花衣,是比較早的花樣了;不過也是周讓廷家裡出品,周讓廷家從阿公那一代,就開始製作神明衣。

神明衣第三代周讓廷:「以前我們工廠是在住家,啊以前工廠住家,做甚麼,貨都在那邊,睡覺也都是在那邊啊,睡覺是跟貨睡在一起的,以前都會拿這個起來玩,可能是小時候,就變成一個,自己以後的命,就是這樣。」

說命中注定,周讓廷小時候,本來沒有繼承衣缽的念頭,他爸爸更希望孩子們,都往外發展,因為在大陸、越南,低價品競爭下,這一行,沒前景,周讓廷跟2個哥哥長大後,卻都沒聽爸爸的話。

神明衣第三代周讓廷:「因為你已經40年了啊,還是這樣,覺得說,它應該可以更好,對啊,應該可以更好,我覺得,況且這是我們台灣自己的文化,不應該說,被人家低價競爭,拚得變這樣。」

於是七年級生,要為老產業搏一搏;周讓廷大學念休閒科系,大三那年,同學們在規劃環島之旅,他卻研究了一堆經營管理,開始他的行銷計畫。神明衣第三代周讓廷:「車廂裡面就只放一種,就是DM,同學把車廂打開,我說我這一趟,不是要來玩的,我這一趟是來發DM的。」

當時周讓廷家的神明衣,是先批給佛具店,再賣給消費者的,他想打造自己品牌,直接跟消費者接觸,這等於是擋了一些店面的財路。

周爸爸周至雲:「剛開始的時候,很糟糕耶,讓廷他也應該曾經也受到人家,電話的那種罵,罵聲連連,真的很厲害,那真的。」

周讓廷其實也知道,爸爸面對多年生意夥伴的為難。神明衣第三代周讓廷:「我爸爸他們在做的時候,情況很好,是被我們做的時候,情況才不好,因為你要去變化一些東西,你就會去遇到一些衝突,那以前就是都賣給中盤店面,你那時候情況很好啊,一箱一箱貨在出啊,可是你的利潤,幾乎零啊。」

那個狀況,有點類似定價權握在盤商手裡的小農,利潤不高,賺錢難吶;周讓廷卻還印製精美目錄狂發,這也讓他又挨長輩一頓罵,不過他覺得值得。

神明衣第三代周讓廷:「人家說,一個客戶,他可以延伸隱藏的客戶,是250幾個,但你如果一個客戶,沒有把他經營好的話,他下去罵,他是宣傳500個。」

所以製作上該守的規矩,還是兢兢業業遵循著;由曾在幾間廟做過總幹事的蔡師父抓原則。

神明衣師父蔡信泉:「應該是以祂甚麼樣的神格,大致上,祂要的哪一種圖騰,以合乎祂神祇的圖騰,來配置。」

工廠另一邊,已經開始在布上打漿,據說神明衣還講究,下針的時辰,而除了個個圖騰是以車繡製作,飛龍身上的四條繡,以及紅線穿紗,則講究手工製作,個個圖騰的組合,也要人手一針一針地繡,再框上金蔥、銀蔥的邊,一個雙龍抱塔,就活靈活現地,出現在布料上。

神明衣師父蔡信泉:「它元素相當地大、變很大,所以說,幾乎如果這次做的衣服,如果沒有特別把它註明,下次做,出來也是完全不一樣。」

千變萬化,就請三太子,這位活潑的神明當模特兒;連續幾件看下來,真是Bling Bling,很閃亮;常有客人問周讓廷,神明也要這麼時髦嗎?

神明衣第三代周讓廷:「我跟他們講說,神明一年到頭保佑你,你不給祂時髦一下,神就跟人一樣,就得讓祂穿得新新的這樣子。」

不只新,而且客製化;這對來自布袋的顧客,供奉神像的身材,周讓廷之前量過,做了檔案了,現在討論的不只大小問題。

神明衣第三代周讓廷:「看看肩膀這裡,可不可以挺一點,抓高一點,這樣我裡面,我去穿的時候,裡面再鋪一些棉花這樣。」

而說到顏色,雖然傳統上,范王爺穿綠色、黑色,這裡也以客為尊。神明衣第三代周讓廷:「我們范王不曾穿綠的唷。」周讓廷:「照理說喔,是依你們啦。」

最後挑了他們范王爺,穿慣了的橘色,不過大部分時候,客人的彈性是很大的;這款龍袍,是這幾年最暢銷款式。神明衣第三代周讓廷:「比較不一樣的地方,就在於說它顏色的變化,這一件就是用比較簡單的,就是只有兩種顏色而已。

記者:「以前比較不這樣子用?」周讓廷:「以前的人不敢用。」記者:「為甚麼?」周讓廷:「因為以前的人,他禁忌比較多,會覺得說,黑色的就是,它的底色就是要豐富一點,不要給它單單,只有幾種顏色。」

結果,有由年輕人主持的廟宇,整批整批地為神明換購這種服裝,周讓廷越來越相信,用心會有報酬。神明衣第三代周讓廷:「我們有特殊尺寸,1呎5吋過5分,這種衣服很少,我們都幫人家量身訂做的,可是最後那個人不交貨,可是這件衣服過了一年後,它就有神明來找這件衣服,祂們自己的人來找,也有說甚麼,他說夢境中有夢到,他說他在夢境中有夢到,有,你們這裡有這件。」

原來同一位神尊,到了不同地點,喜好也不同;例如這件關公赤兔馬衣,已經完全跳脫龍啦、塔啦,等等形式,也許是款式太新潮了,台灣接受度普通。

不過周讓廷說,有很多新加坡客人,越洋指名選購,或者也因為網路上的介紹,太有趣,「關公穿上衣服後,就如同坐上赤兔馬一樣,辦事效率超快喔」。

神明衣第三代周讓廷:「就寫一些故事性的,讓客人去看,以後就是,由故事去帶這件衣服。」

媽祖的袍子,周讓廷就可以講一段故事,本來女子服飾繡鳳,不過媽祖不同,祂有玉皇大帝冊封的官位,可以穿龍。神明衣第三代周讓廷:「祂這個龍鱗片,是三角麟,它是每一個都不一樣,每一種神明做的衣服,都不一樣,看客人指定。」

這件花了上百個小時,製作的大龍袍,內裡也有精細刺繡;另外,衣帶也都合好了,卻還不能就這樣交貨,必須要先為客人試穿,客人在北港朝天宮,神像還沒安座,前後還可以稍稍挪動,不過氣喘吁吁搬了桌椅,把袍子拉開平整後,卻有人猛喊不對。顧客:「左右兩邊太小塊了。」

眾目睽睽之下,這是很大的壓力吧?周讓廷沒讓自己發慌,即試即修,也是他們的特色服務。神明衣第三代周讓廷:「喂,阿姨,那前面,我要再放幾吋,要放下來,加3吋好了。」

周讓廷說,常會有零售神明衣的店家,也就是競爭對手,就在他們量身換衣時,在旁邊大聲指教,不過重要的是,既然被說不好,就要改到好。

神明衣第三代周讓廷:「穿衣就好像在種稻一樣,去播種,再去插秧,就是一直很多流程,最後才收割,才一包米出來,我們就好像這樣,第一個幫人家量,量完之後幫人家估價,估價之後幫人家來穿,啊如果比較麻煩一點,就是比較大件一點,還要幫人家試穿,試穿好,還要正式幫人家穿,這真的就好像是農夫一樣,其實就是一步一步,腳踏實地的要一步一步來。」

這就快快拿回去改,別誤了客人的時辰;蔡師父跟廠裡幾位阿姨,一番討論,拆拆剪剪,再重新車起來,前後約1個小時,大功告成。神明衣第三代周讓廷:「阿姨,這件衣服好了嗎?」工作人員:「好了,明天就能送。」

動作快,因為阿姨們都是十幾,二十多年經驗了,一度這些手工,也有後繼無人的煩惱,不過隨著產業前景,被周讓廷這年輕一輩重新打造起來,製作方面也即將有生力軍。

周爸爸周至雲:「我現在有一批人,已經慢慢地在學,有一個動作說,慢慢地給他們,在對於刺繡,給他們在學習,在刺繡學會那邊,也有將近好幾十位,他們對於繡都是很有興趣,慢慢…終究還是要回台灣啦!」

年輕人的創意,長輩有信心了,周讓廷就可以更大膽創新;這個小神衣,可以給人當吊飾。

神明衣第三代周讓廷:「就用小件的,讓他們拿著就上手,拿著就走那種,他們回去還會認識說,甚麼神明穿甚麼衣服,啊甚麼神明是在保佑甚麼,就用小東西,很活潑的東西,去帶入很正式的東西。」

現在小神衣,每個月可以賣5、600件;周讓廷說,客人還不只有道教、佛教徒呢,接下來他還有個大計畫,要辦神明衣展覽。

神明衣第三代周讓廷:「辦展覽,不是說要賺大錢,辦展臉是要讓更多人,因為現在小孩子他們,哪懂得這些宗教?讓他們知道說這個,神明衣它的由來,為甚麼神明要穿神明衣?為甚麼這個神明是穿這個?這個神明是在保佑這個,要把那個遺失的傳統,把它找回來。」

這個高中讀4年,念的大學也常被人嫌棄的年輕人,就這樣一下把文化傳承的責任,往肩上扛,周讓廷看來還樂在其中,因為他從傳統、從文化中,看到希望!


已用關鍵字:消費,低價,
共出現:4次


免費優惠折價好康
最新銷費動態新聞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