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位學生一學期教育費不到一千元 「創意回饋」欲加之罪?

作者: 林敬殷 | 新新聞周報 – 2012年10月31日 下午1:29

五年來,全國教育經費只增加三三六億元。每個縣市的教育預算只有一成用於孩子,營養午餐的回饋機制,只是凸顯學校資源匱乏的老問題。夢想家兩天燒掉二億三千萬元,可以養活九十所學校一年。政府究竟為孩子做了什麼?

新北市爆發營養午餐弊案一周年後,有誰去審視過我們到底花了多少經費在孩子身上?實情是,每一個縣市的教育預算中,有八到九成是人事費,其中退休老師的退休金包含在裡面,至少占了三成以上,而真正用在小孩子身上的,只有一成而已。

連採購法允許的都出事 到底誰該負責?

為了籌措經費,「創意回饋」這四個字,成為部分校長的權宜之計,也幾乎是新北市營養午餐弊案中,檢察官起訴校長的關鍵因素。然而,一位校長的死,猶如一場無聲的控訴,不僅僅是對司法體制、訴訟體制的強烈質疑,也是對台灣教育資源長期匱乏的靜默抗議。

「回饋」與「回扣」,究竟有沒有差別?兩者之間的界線,究竟在哪裡?如果回饋是政府採購法所規範並允許的事項之一,且白紙黑字寫在合約之中,那麼,在新北市營養午餐弊案中被起訴的一大批校長,他們的行為究竟是履行合約內容,抑或是出於貪念?

在政府採購法「最有利標作業手冊」上,清楚載明:「採固定價格給付者,宜於評選項目中增設『創意』或『廠商承諾額外給付機關情形』之項目,以避免得標廠商發生超額利潤。但廠商所提供之『創意』或『廠商承諾額外給付機關情形』內容,以與採購標的有關者為限。」

一位熟悉政府採購法規的校長說,他自己知道法律有其模糊之處,也從來沒有把創意回饋的機制放入合約之中,但是,他仍舊對於檢察官的起訴表達強烈的不滿。

他強調,如果營養午餐這樣辦,那回饋究竟可不可以存在?如果不能存在的話,那麼,有誰告訴他們?如果一位校長沒有參與評選作業,最後卻要校長負責,而市府高層及教育局官員一個個都沒事,那麼,誰還敢管學生吃得好不好、有沒有營養?

廠商沒證據亂咬 檢察官濫訴、抓人取供

如果「取之於學生,用之於學生」,把錢都用於學校的設備、經費上,那是叫回饋,或是回扣、行賄?那麼,對價關係究竟在哪裡?

只要稍微瞭解或是參與過政府採購的人,無論是業者或業主,大多都碰過,政府單位在議約期間,臨時要求業者提供這個、提供那個,廠商為了得標,只要條件不要太離譜,通常都會答應,這是極其普遍的現象,而這算是回饋,還是回扣?

「我就不相信法務部及所屬機關的標案裡頭,從以前到現在,沒有這種情形!」一位校長忿忿不平地說,他不是替這些校長脫罪,而是不滿檢察官濫訴、抓人取供,否認的人都不認罪,任憑廠商沒證據亂咬。

他舉一個實際的例子說,為了讓菜色有競爭,且分攤風險,每個學校都會有三家便當業者共同供應同一個學校,學校三、四層樓,幾趟下來就氣喘吁吁;因此,便當業者會一起協調,捐電梯給學校,錢大家一起攤,到了隔年,若其中一位業者沒有得標,該業者也會交接給有得標的業者,「這是大家不成文的一種默契」,沒有人當它是威脅,因為,學校有電梯,一方面可以解決工人搬運的勞累,另一方面也算回饋學校,他反問,如果這不是叫回饋,那這算是什麼?

制度沒錯,錯在執行 凸顯新北市教育資源匱乏

又或是,便當業者贊助學校運動會、聖誕節或節慶活動的餐費,這能算是學校要回扣嗎?如果有便當業者想贊助學校,「反正是用在學校,我為何要拒絕?」一位曾收過業者贊助的校長說,只要錢不是進自己的口袋或帳戶,何罪之有?

不過,他也不否認,確實有部分校長便宜行事,沒有錢存入戶頭,這當然是不對的事,「制度(回饋機制)本身沒有錯,錯是錯在執行」,但是,有不少校長的起訴內容,並非如此,這是大家不平的地方。

然而,回饋機制也凸顯新北市學校的教育資源匱乏的老問題。如果一所學校的經費綽綽有餘,根本不用在乎便當業者的「回饋」。

學生社團根本無預算 全部都要靠募款

馬英九總統在○八年競選時表示,政府編列的教育經費,每年提高GDP的○‧二%,每年增加經費約二四○億元,八年後的政府教育經費提高到GDP的六%。即政府教育經費從現行每年約近五千億元,逐年擴增,八年後將升至每年超過七千億元。

事實上,馬總統完全跳票。明年度(民國一○二年)全國教育經費編列了五○五六億元,五年來,只增加三三六億元。

馬總統或許也不知道,在營養午餐事件發生後,校長被起訴最多的新北市,一所學校,一年究竟有多少教育經費?而用在小孩子又有多少?

以新北市為例,升格改制之後,每一所國小一年的經費,是以學生總人數乘以二千五百元,再加上二十萬元的基本費,如果一所學校有一千人,一年的經費約有二百七十萬元,每個月二十二萬餘元。

若是把人事費、水電費扣除掉的話,事實上,每一位學生,一學期的教育費,「絕對不到一千元。」

然而,新北市永和區的一位國中校長說,油電雙漲後,學校負擔更沉重,光上個月的電費,就二十萬元;要是這樣算,可能一個學生一學期的教育費,連五百塊都不到。

學校如何運用這些經費呢?一般教育經費含括社團費、圖書費、修繕費、設備費、運動費、親子教學、行政費用等費用。

而學校有一堆社團:合唱團、國樂社、桌球隊、手球隊等,「根本沒編這些預算」,全部都要靠募款,如果家長會很強,或是民代夠阿沙力,學校才有錢去比賽。然而,弔詭的是,一位校長透露,營養午餐出事的學校,幾乎都是家長會很強的學校,「很荒唐吧!」

台北市就怕錢花不完 新北市最怕冠軍繼續比

以新北市都會區一所一千五百人的中型國小為例,每一學期的修繕費二十萬元,購買圖書、電腦設備等三十萬元,體育經費五萬元,飲水機三萬元,辦公費一個月大概也要八萬元不等,然而,台北市的學校光是修繕費,一學期就有二百萬元,差了二十倍,校際交流的費用,新北市一萬元,台北市可以編十五萬元,新北市和台北市一比,「大概只能用寒酸來形容」。

一位校長說,如果一年就是十幾倍的差距,十年所累積的差距,就更可怕了,「台北市的校長最苦惱的,不是沒錢,而是錢花不完」。但他說,錢不夠,學校當然還是可以辦下去,牙一咬,撐下去,不然怎麼辦呢? 他也坦言,比上不足,比下有餘,新北市的學校,經濟狀況還比其他縣市好很多。

「我們常常寧可拿第二名就好」,一位校長反諷地說,我們本來應該鼓勵小孩子追求榮譽拿第一,礙於學校經費不足,有時會希望小孩不要拿第一,拿了全縣第一,就要去參加全國比賽,到外縣市,租車、住宿、食膳,還外加保險,管樂隊一團出去,四萬元經費,市府給八千元。

德、智、體、群、美五育並重,或許對五、六年級生的父母親而言,「自己小時候沒有學到的,總希望滿足自己的小孩子」,政府也強調五育的重要性,甚至在大學多元入學方案中,體、群、美的比重也不小,然而,卻沒有體現在教育預算上,體育、音樂競賽隊伍,培訓費是零。因此,常有一些學校為了出國比賽,卻苦無經費的新聞,就是這個原因,因為,根本沒錢可編這些預算。

不明就裡、不按程序 新北市政府高層引爆危機

所以,有一位校長提供自己的經驗說,曾經有熱心的家長透過關係,希望學校能成立一個桌球隊,他很感動,卻百般求饒婉拒,因為成立一個校隊,要老師、培訓、器材,樣樣都是錢,但他學校花不起。

當他看到很多校長因營養午餐而被檢察官起訴,只能用「百感交集」四個字可以形容;很多學校為了找經費,給小孩子可以玩得高興、快樂,能如願出國比賽,非得跟民代、企業攀關係,終日在外奔波,政府有看到嗎?

一年來,無論是中央政府,或是新北市政府,對營養午餐,對創意回饋,只有一味地汙名化,好像學校是個壞人,卻不見新北市長朱立倫為教育經費短缺問題,槓上中央,一位資深教師說,「就算是做秀,我們都感動莫名,但是,一樣也沒有做,可憐的是我們的小孩子啊!」

營養午餐事件,真正重創的,不是新北市的校園,畢竟,大多數的學校為了避嫌,不見得把創意回饋納入評選項目,而是在事發後,新北市政府把責任推給學校。副市長侯友宜事後還大言不慚教起「危機管理」課程,教導教育局和學校如何進行危機處理,然而,他萬萬沒想到,真正的危機,正是市府高層自己所引起,新北市教育士氣低落,正是因為市府高層不明就裡、不按程序,重懲校長,這恐怕才是最大的執政危機。

夢想家兩個晚上可以燒掉二億三千萬元,以新北市一所學校一個學期二百五十萬元經費,可以養活九十所學校一年,縱然兩種預算不能類比,但是,我們的國家和政府,究竟給了我們的孩子什麼呢?

……..文章來源:按這裡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