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月談-中國地耗之痛低價搶地造荒城

旺報
更新日期:2011/02/27 02:16
記者陳秀玲/整理

旺報【記者陳秀玲/整理】

中國人多地少,工業化發展使得建設用地缺口越來越大,引發強徵農地情況,到2010年底,農業耕地不足已經接近紅線,但工業園區開發卻出現大量閒置。

工業開發,農用地變為建設用地,2010年底,中國耕地總數不足18.26億畝,已接近18億畝的紅線:人均耕地不足0.1公頃,不到世界平均水平的1/2、發達國家的1/4;中國GDP每增長1%,占用土地量約為日本的8倍。

宜居地僅占國土2成

地耗表示經濟社會發展過程中所消耗的土地資源(主要指從農用地變為建設用地)。中科院院士、中科院地理所前所長陸大道表示,目前中國大中城市人均綜合用地已超過120平方米,對照國際大都市,東京人均綜合用地僅78平方米,香港才37平方米。10年前,當時每單位工業用地所產生的工業增加值計算,北京只相當於東京的1/20。

中國社科院農村所研究員黨國英指出,從1980年到2005年,中國經濟快速發展時期,經濟每增長1%,會占用農地30萬畝左右。與日本的快速發展時期相較,中國GDP每增長1%,對土地占用量差不多是日本的8倍。

國土資源部部長徐紹史曾提及,農村居民點用地達2兆4798萬畝,把7.13億農村人口和1.5億進城務工人口加在一起,人均農村居民點用地達214平方米,遠超150平方米的國標上限。

陸大道說,有人認為中國現階段存在土地紅利,「現在土地便宜,要趕快用,用得越多,賺得越多。」這種思想推動著大量徵地,嚴重浪費。實際上,中國宜居面積僅占國土面積20%,談何土地紅利?

徐紹史表示,「十一五」以來,中國每年建設用地需求1200萬畝以上,每年新增建設用地指標只有600萬畝左右,缺口逾50%。「十二五」時期,隨著工業化、城鎮化加快推進,建設用地供求矛盾將進一步加大。

便宜徵地揮霍用地

許多地方用老辦法解決矛盾:未批先占、少批多占、以租代徵。去年全年,中國違法用地計5.3萬件。從農民手中強制低價拿地,卻在建設中大肆揮霍用地:林林總總的新城區、遍地開花的工業園、為數不少的高爾夫球場、方圓數里的大學校園。

陸大道沈痛地說,中國在利用土地尤其是耕地資源上,沒有資格跟美國比。溫總理說過,任何大的數字被13億人一除,都變得很小,在資源利用上應該向日本、韓國、台灣地區學習。

4年前,中部地區某鄉鎮借新農村建設之名大肆擴張。該鎮新區的居住區、工業區和集貿金融區,規畫總面積達1025畝,其中未批先占良田700多畝。但整個新區冷冷清清,寬大菜市場內只有少數農戶擺攤,原來規畫的工業區和集貿金融區因招商未果都已停頓。

重慶東南某縣工業園區提出「栽下梧桐樹、引來金鳳凰」開發理念,徵占大面積土地搞園區建設,1月上旬,拓展區內除了停放6、7輛工程車和挖掘機之外,並無建設。2008年開徵近300畝土地荒廢至今。

中部地區某縣在2000多畝的農田和山地上建豪華辦公樓和占地千畝的文化廣場,希望吸引百姓搬遷,但地處偏遠,新城區房地產滯銷空置,造成土地和資源嚴重浪費。

企業搶地等增值

陸大道指出,改革開放前後,大中城市的人均綜合占地,包括道路、廣場、工廠在內,大概70、80平方米,重慶、上海等大城市只有60多平方米;近幾年,大中城市人均綜合占地擴展到120平方米以上。這裏面出現了大馬路、大廣場、大草坪、大立交。

為集約節約利用土地,重慶市曾下達「硬指標」:重慶主城9區工業園區投資強度每平方公里不得低於50億元(人民幣,下同)、產出不得低於100億元;渝東北、渝東南貧困地區投資強度不得低於20億元,產出不得低於30億元。

目前重慶43個市級以上工業園區中,約一半未達規定。在經濟發展較為滯後的三峽庫區某些區縣,其工業園區投資強度僅8億至10億元/平方公里,不到規定標準的一半。

重慶廣生製藥有限公司副總經理林仁偉透露,目前一些企業大手筆拿地也不在乎土地浪費,歸根結底在於土地便宜,企業看中的是土地升值收益。

西部某縣國土資源局局長說,該縣經濟開發區主要承接從珠三角轉移過來的電子、食品企業,買地企業以1畝8萬至12萬元購買工業用地,相對房地產用地每畝300萬元的價格低了幾十倍。但為了追求GDP,須以較低的成本吸引東部企業過來。


已用關鍵字:便宜,低價,
共出現:4次
……..文章來源:按這裡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