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 Karl Lagerfeld 與 Celine Dion 打造首飾的心理學家

自由時報 – 2012年5月18日 上午4:23

撰文.攝影/陳靜寬(寬庭董事長)

在維也納,徜遊Henri J. Sillam 訂製珠寶的創意世界

懂得解開「心」的密語是高級訂製珠寶的吸引力法則,從歷代王公貴冑到現代品味人士,都能在寶石與金工交織的璀璨裡找到共鳴,試想,若由具有心理學背景的名匠,為你量身打造,能映照出自我心境的珠寶設計,將散發何等目眩神迷的光芒?

Henri Sillam就是一位「心」的解語者。在維也納頂級訂製界,同時擁有醫學與心理諮商學位、作品獲Karl Lagerfeld指定採用的Henri Sillam,創意能見度非常高。他是近年備受時尚界與珠寶愛好人士注目的一個名字。冠以此名的訂製珠寶,已被許多權威評鑑列為「必訪」(Must Visit) 或「必藏」(Must Have) 之選。知道Henri常年馬不停蹄於全球各地,動如參商的我們約好三月在維也納相聚,此行我不但更深入瞭解訂製珠寶誕生的過程,也看到頂尖工匠如何在精湛工藝基礎上,以他們對變化萬千材質的嫻熟,悉心打造獨創的珠寶光采。

鑄劍冶金傳奇家族後代的非傳統工匠

事實上,有別於自幼耳濡目染、成年即準備傳承家業的典型工匠養成,Henri先後在耶魯大學與維也納大學接受醫科與傳播學訓練,之後再負笈瑞士取得心理諮商學位。能說五國語言的他,其實是個名副其實的「心理學家」。我所認識的Henri Sillam,始終是個言語誠摯、充滿熱情、熱愛生活、創意不斷、喜歡音樂與衝浪的年輕單身貴族。

我信步走向座落於Tuchlauben街的旗艦店大門,這裡是維也納市區最精華的商業地段,全球各地前來朝聖的觀光客由史蒂芬廣場(Stephansplatz)與格拉本大街(Tiefer Graben)兩端匯聚而來。 Tuchlauben堪稱是維也納時尚聚焦的名店薈萃之處,Henri選擇這裡成立創意工坊與事業總部,讓人體會到他經營事業的格局與強烈的企圖心。身兼整個事業執行長與創意總監的他,在維也納、薩爾斯堡、巴黎、比佛利山與香港等地,也都有不同風格的空間與作品展現。

Henri曾告訴我,當初選擇這裡為事業據點,是因為這幢房子忠實保留了奧國十九世紀工業興盛(Gründerzeit)的建築樣式,他對留有當年「工坊」(atelier)意象的空間情有獨鍾。

我比預定的時間來早了些。Henri電話裡告訴我的雜誌媒體採訪,似乎剛好接近尾聲,攝影與燈光師正在捕捉最後幾個鏡頭。「Viola,好久不見!」坐在沙發上的Henri看到我,立即起身歡迎,也為我與採訪記者相互作了介紹。依然辨識得出高盧血統的臉孔上,Henri流露著國際人特有的自信,他的大手襯著過人的身高,若非一身優雅剪裁的西服,你真會錯覺他是來自中世紀的騎士。

其實,Sillam家族的確與騎士有很深的淵源。Henri的祖先是專為法國王室鑄劍的御匠。相傳最高紀錄能在一天內淬鍊出六把好劍,因而獲得國王封賜「六劍」(Six Lames)名號,一路演變成為家族姓氏Sillam。鑄劍讓歷代Sillam家族成員,累積了對金屬冶煉的豐富知識,家族事業一路演變為金銀精工,而後在巴黎當地成為著名的珠寶工坊。從1835年始成立Sillam名號,至今已有177年歷史。

內心語言唯美呈現,由純粹光影為它代言

「Viola抱歉,採訪比預定時間久了些!」Henri鬆鬆領口,我們在店裡的沙龍裡聊起近況。學院訓練與異國生活歷練,Henri是另一種風格的傳統訂製家族傳人。他致力創造獨特的個人化體驗及跨文化溝通,將心靈、空間、珠寶作品三者微妙交融。四層樓的旗艦店,一樓大廳是現代感十足的展示區與lounge bar意象空間,其他樓層,則是1920年代風格獨立的私密沙龍,每位客人都能在不受打攪、全然放鬆的空間裡,深入自己內心真正的需求。

「最近推出了什麼特別的作品?」我欣賞Henri作品的獨創性與細膩精準的做工。「妳來得剛好!我正想和妳分享前陣子我們很滿意的幾件原創設計。Henri在他的工作坊旁設置了一處工序展示區,可為帶著訂製委託前來的客戶進行簡報。Henri曾在巴黎老家、日內瓦與安特衛普等訂製珠寶重鎮,深入研習各種車工、金工與鑲嵌等繁複技巧。讓他真正一舉成名的,卻是他從拜占庭鏤空琺瑯工藝得到靈感,結合脫蠟鑄造法金工,重新演繹盛行於九至十二世紀的à-jour技法。「法文裡,à-jour是『透光』之意。我用新一代精雕土與合金製作更多層次的胚樣。」

當我看到展示區那張公鹿造形手繪設定,鹿頭與犄角躍然紙上,惟妙惟肖,就知道Henri即將展示的作品絕對不簡單。

Henri謙虛的說:「我的創意,幾乎都是汲取古法智慧。即使科技愈來愈進步,老祖先們當年的許多想法卻比我們更超前。妳即將看到的項鍊成品,完全遵循古法,我只是結合古今,讓每顆鑽石都能折射出千變萬化的光澤。」當盒子揭啟的瞬間,連我也驚嘆了:數百顆卓越車工精鑽,恰如其分地鑲嵌在綿密相接的鹿角造型上,散發的繽紛光彩深深震懾我心。

極致的個人化訂製,詮釋內心密語的盼望

除了高難度技法工藝,訂製珠寶製作過程中更高難度的一關,是如何以具體可見的設計,詮釋客戶心中抽象的情思與模稜的意念。

「每位上門的顧客,在我眼中都是精彩故事的主人翁,」Henri說,「他們的心中,總懷著一些冀盼前來。無論是象徵婚姻的盟誓與承諾、誕生的祝福,或是生命中的特殊紀念,我們都會傾全力選擇適當的寶石,完美傳達委託者的心意。若這件作品是客戶要典藏或配戴的,那麼,我會讓對方在最放鬆的氛圍裡,自在地把他的個性與想法展現出來。」「訂製珠寶是最細緻的個人化體驗,」Henri表示:「現代消費,愈來愈重視個人化服務,然而數世紀以來,甚至有研究指出,從還沒有文字的時代,飾品就是訴說一個人內心所思的象徵。」醫科與心理學的背景,讓Henri對「心」這件事提出了更精闢的觀察。

除了為客戶量身打造最能彰顯其風格、特質與需求的訂製珠寶,他更重視客戶內心的感受。「在為客戶構思作品的時,我一定用心傾聽,才提出選材與設計建議。通常他們看到設計,一眼就很喜歡。從他們眼中常常可以看到類似『嘩,你怎麼知道我會喜歡這個!』的神情。」

如此用心體貼客戶,就不難理解為什麼Henri的作品會受到Karl Lagerfeld,Celine Dion與德國首席女星Diane Kruger的青睞。喜愛Henri J. Sillam的顧客,往往散發出獨具個性與自信。已在香港半島酒店展店的Henri觀察:「亞洲地區偏好貴金屬、鑽石等能代言尊貴身分的飾品。而歐洲的珠寶愛好者,則偏好產量珍稀、極其獨特的玉石類,甚至有顧客委託我們打造前衛大膽的設計,如蜥蜴、蜘蛛等造型,來展現自己的獨特性。」

「與顧客接觸,往往可以察覺他們渴盼的是什麼,人們追求的,並不是華麗昂貴本身,而是渴望有人看見、試著瞭解他們的心。」Henri娓娓分享。

我回答他,一點也沒錯。其實,在華麗背後,每個人都可能會與空虛寂寞擦身而過。配戴自己喜歡的首飾,與其說是展示,毋寧說,每個人都渴盼讓別人看見發光發亮的自己,也從別人注視的目光裡,感受到自己自信的光采。掌握穿戴者的內心密語,才是頂級訂製真正的精神所在。

維也納,藝術薈萃之都

手機響了,維也納的好友們已經安排好與我一起晚餐,Henri今晚也特地取消行程加入我們。晚餐之前,我沿著聖史蒂芬大教堂(Stephansdom)散步,看著絡繹於途的人們踏在暮光中,我感受到維也納深厚的歷史底蘊,神話與英雄人物的巨大雕像矗立四處,古舊卻神采奕奕的建築裡鑲進了明亮時尚的店面,與白鴿、行人、街頭歌者,組成了祥和精緻的街景。

我慢慢瞭解到,為什麼像Henri這樣能融合學者、工匠與企業家精神的青年,能在這裡精彩創造自己的舞台。而結合傳統所誕生的前衛創意,又為何會在諸神的雕像所垂顧的這間店面裡誕生。

自信走在維也納石板道上的人們,似乎給我了最好的答案!

……..文章來源:按這裡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